春坟。

=土文/徐鹤之。
“都怪我亲手杀了骆驼。”

七管严║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ooc都是我编的别上升。很短很短真的很短。

校园恋爱设定。



张三七趴在桌上,闭着眼睛听窗外雨声,淅淅沥沥,落在窗子上发出的声音连连绵绵。她困得想飞回家里直接睡觉,奈何老师让她和卞子严留下来把校庆活动上唱的歌练习,张三七负责看问题。——练习什么啊,她嘀咕着,又不是双人合唱,我只是个听众,卞子严唱得挺好。

她旁边椅子被拉开,反正肯定是卞子严,张三七想,懒洋洋抬了头确认,又继续趴着。

卞子严看她觉得好笑,拉开吉他包的同时调侃她:“怎么了这是。耷拉的。”

毕竟很像嘛,整一个人像没精打采耷拉着耳朵的猫——这话他可没敢讲,张三七必定一拳给他锤过来。

他拨了拨琴弦,吉他的声音在空荡荡教室里显得太突兀,张三七坐起来撑着脸看他:“困得慌……你唱呗,唱完咱就回去。”

卞子严看她一眼:“还唱?你听烦了我也唱烦了。……这雨怎么越下越大了。”

张三七拉开窗帘,雨滴在窗子上流成线,降落声也变大,砸在台面上四分五裂成新的水滴又附在窗上。

“你有伞没。——好吧咱两肯定都没。”

得。一时半会还回不去了。张三七愁,卞子严看她样子觉得太好笑,手上又随便拨了几个琴弦,想了想低声开始唱。


“在九月 潮湿的车厢。”

“你看着车窗。”

“窗外它,水管在开花。”


他自己拨动琴弦时没想过要唱什么,他看着她,鬼使神差唱出第一句时视线还停留在她身上,声线都还有些颤动,在跟张三七相视时又将视线移到琴弦上,暗暗笑自己,也不怕被听出来紧张和藏着的心事。


张三七偏过头去看他,对上卞子严视线,心跳漏一拍一样颤动着,她挪开视线去,总觉得卞子严声音里像藏着笑一样,又懊恼自己的怂。

这讨人厌又讨人爱的校园生活和暗恋。她想,听着卞子严唱的时候没忍住去接着哼下去。


“你靠着车厢,我心脏一旁。”

“我们去哪。”


搞上真人rps的10086次,应该会写。快跑。

有七管严饭或者有嵩谦簧色低俗文学发我一份。

什么时候我能吃上口宝岚饭。要gb。不要岚宝。

*南以颜喻。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小个子站在他们队里,刘海好长,衣服搭配看上去好酷,都站在A那里。好像最引人注目,我无端想起来学生时期那些装酷的小女生来,好吧,这显然不合适说出口。

我看了眼位置排布,F嘛,最下面那个,从0开始嘛,我想,出去的时候确实太紧张,我默念张颜齐,你肯定行。然后毫不犹豫的站上F区域的地方。

其实我认得到他,周震南嘛,微博粉丝数多,人听说还不错。

以前朋友或多或少都看过那些个节目,什么明日之子一啊什么的,太多了我一个记不住,谁给我强行看了一期我也没记住,还有人跟我讲过这小孩好,我也看过他舞台听过他作品,挺好。来来回回其实也就记得有个人叫周震南,也来参加创造营2019。

他们队真挺好玩,几个人都挺自来熟。问我为啥站到F,我说实力不行嘛肯定没你们牛嘛,反正站到A不给过还不是要到F,你说是不是。

然后周震南转头来对着我笑:你下来呗,我们一起从F打到A。

也碧Ⅱ哪儿来的小屁孩

*摸🐟短打。很短,真的很短

*避雷:非异人世界背景,正常普通人恋爱,也碧恋爱同居前提。



“老张——老张——啧,张楚岚!还出不出门了。”

“……别催了别催了,等等……喂!”

王也打开张楚岚房门,打了一半的哈欠就此止住。

“……什么情况。”


“……张楚岚,跟哥说,你背着哥从哪儿弄来的私生子。”

王也木着脸从冰箱拿了两罐草莓牛奶放到他们俩面前,小的那个动都不动眼神都写着你谁,满脸警惕,大的那个叹口气抬手给了王也一拳,开了盖子往嘴里灌。

“滚蛋。不知道为什么,呃,这个是我……小时候,姑且这么说吧。”

小张楚岚默不作声,只是往离他两都远的地方悄悄移了点,没动几下又往大张楚岚身边移动。保持了不近不远的距离,盯着草莓牛奶有点无语。


张楚岚看了眼不说话的小孩:“你能不能再表演一下那个。”

小张:“?哪个。”

张楚岚:“就你刚刚表演的那个。”

小张表情凝固一瞬,王也看他两像在玩谜语游戏,小张抬头看了眼王也又避开视线,叹了口气:“……那个不是魔术表演……而且爷爷不让用……算了。”

于是小孩手心闪过几下电光,王也看的目瞪口呆,张楚岚一把子捞过来小张楚岚,对方慌慌张张收了手,张口想说什么又被张楚岚抢了话,索性闭嘴。

“看到没老王,帅不帅,哈哈哈哈哈!!!”

“……都说了不是魔术表演……”


张楚岚在那笑得欢,小张楚岚虽然憋着话但是不难看出来嘴边勾了点弧度,王也发出声嗤笑心下一动,打开手机相机,嘴上不饶人。

“得了你们,快到饭点了,吃什么。”

“别傻乐了老张,又不是你变的……嘿,别瞪我。”


“哪儿来的小屁孩,”他把手机放进兜里,加重语气却还带着点笑意,“一来还来两。”

昆夜Ⅱ败给你了

*时间线第一季签下朋友名单


昆·阿圭罗·阿尼亚斯十几年里一直没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昆家人当然不能做好人,也基本没有正常人,更别提所谓同伴。

……那这到底是为什么。


昆优雅切着餐盘里的肉,第二十五夜和什伊树他们在闹没人注意到他,要是有人往昆的方向看自然能发现那盘肉已经快成碎沫。

啧,他停下动作,自己意识到以后也丧失咽下这东西的欲望。

他将餐盘放在一边去,单手托着下巴翘起腿,淡漠开口。

“我拒绝。夜你也没有必要答应他们吧。”


什伊树又开始嚎叫起来,哈弛皱了眉隐忍想拿刀,昆哼了一声,漫不经心看向对方,想。拜托,这是你们在求人,不是我必须的,你也没理。


“但是,签下去也没什么吧,大家都是同伴了不是吗,昆。”

第二十五夜抬头看他,眼睛里面都是纯粹的琥珀金色,昆凝噎住,颇有些气恼。

“……夜。”


只有这个人,他想,只有这个人。

永远搞不懂他,第二十五夜太干净,规则是那个叫蕾哈尔的女人——想到这个名字他又觉得反感。

朋友同伴的概念也是她教给你的吗,昆想,对方还是看着他,还带着点笑意,眼神坚定而诚恳。

好吧,好吧,昆想,不可能再有下一次。


于是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揣着手往房间方向走。

“——昆!你去哪?”

“走啊。”昆回头看到第二十五夜站起来想跟上他,总算有些无奈的笑起来。

“你们不是要签名签到十个人。去找安德罗西……这之后我再签。”

置顶。

水平有限,谢谢观看喜爱。


=土文/徐鹤之,熟人叫我安词酒。


8.8开学,一般路过高中生。

all主角,主写all金。偶尔写五悠/张楚岚右位。口嗨《神之塔》第二十五夜右,我是他受抚慰。


更新时间不定,住宿生。

出于个人原因,《所谓杀手》完结后不写诸葛青相关CP。



五悠

五条悟视角。


五条悟给伏黑惠选了条遛狗带,给钉崎野蔷薇拿了副漂亮眼罩,给虎杖悠仁……给虎杖悠仁选什么好?隐于眼罩下的六眼将店内东西再度扫了个遍,五条悟败下来,悠仁需要什么,他想不出来,好像什么都缺,但他又什么都不渴望拥有。将店买下来那孩子肯定会大惊失色慌慌张张退回去……于是五条悟扫过那些橙色信纸,上面还印着只睡觉的小老虎,看着倒是像悠仁……他想,于是半秒钟后他拿起来整整一沓信纸和一个信封去付款,走出店门电子音机械化的“欢迎光临”响起来,他走出去,随着涉谷拥挤又吵闹的人流往前走。

五条悟没写过信,幼年时五条家那些人会帮他传话,也不用他自己动笔,口述就行,在咒专读书时他和夏油杰哨子还有夜蛾要么用通讯工具要么用咒骸……后者自然是夜蛾的。他一只手握着笔靠在椅子上,莫名其妙烦躁的无语,他面前是最后一张信纸,五条悟难得不敢继续再动笔,开头写了个To悠仁就再无其他。手机震动起来,五条悟一动不动,自动挂断,又响起,又挂断,重复几遍对面锲而不舍,五条悟总算是看过去,又是烂橘子,视线非要往日历上瞟,中间那个日期明晃晃画了个圈,悠仁的死刑日,他啧了一声调成飞行模式,而地上全是他废弃的纸张,拼拼凑凑估计也能拼成肉麻死的,关于爱的长诗。

五条悟直起身子来,想,虎杖悠仁,虎杖悠仁,他默念这个名字,但他往上写像是对于那个男孩而言宛如诅咒的话,一字一顿。

悠仁,活下去。

雷金Ⅱ真实浪漫

*摸点🐟 就是个小段子

*看不出来的设定:乐队吉他手雷×乐队主唱金



“有人夜里开车看海。”

————


金发少年拉紧裹着的大衣,迷迷瞪瞪跨上雷狮的摩托车,困得脸都快埋进围巾里面。

“还挺自觉。去哪。”雷狮在刷手机,看他动作忍不住笑,金的声音从围巾下发出来,透着无语和气闷:“啊?不是你叫我过来?”

“这都快天亮了,你要干嘛,我要睡觉。”

“我也要睡觉啊。”

雷狮答话答得太快,金一噎,被对方塞上一只蓝牙耳机,雷狮轻飘飘说了声准备好,金“啊”了一声而摩托突然发动发出轰鸣声音,金下意识环住雷狮的腰,换来一声轻笑后他恼怒的想给对方来一拳,在自己这一拳下去有可能交通事故和这人怎么这样的想法下金隐忍的啧了一声。


半夜确实没什么车,刚才那一出把他睡意都消没,金听着耳机里的歌,去看那些在路灯下一闪而过的树。

“去哪啊。”

“自己猜。”

——所以说这人真过分。金撇撇嘴,他们这地方说小不小,说大不大,觉得这条路方向太熟悉,随口就猜。

“你往环海公路走啊?”

“对啊。”


雷狮开车开的飞快,金总觉得他超速,但坐多了也没见他收到过的超速罚款也就习惯。

环海公路正因建在临近海的地方得名,过了刚才红绿灯就已经是了,他想,偏过头去看景。

天上还挂着星星,东方已经泛了点浅蓝和夜晚深色融合在一起,还挂着半圆月亮。

金随着哼耳机里的歌词,轻柔歌声都散在风里,飘向海中。


柏拉图告诉你爱没有对不对,

乌托邦式幻想里没有配不配,

方程可以计算谜底 理论定义真理,

捆绑到爱里问你累不累。



感谢雷狮开车开得虽然快但是够稳,金无意识的趴在对方背上迷迷瞪瞪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看见雷狮凶神恶煞的脸再度清醒,又觉得脸痛,意识到是对方掐着他的脸把他叫醒。

气得人干脆往他身上来上一拳,雷狮轻而易举挡下来:“到了。”

“雷狮,雷大哥,你不会——真的就带我看海吧。”

“对啊。金小弟。带你来看海,不用感谢本大帅哥。”雷狮懒洋洋伸了个懒腰,金撑在摩托车上一时失语,索性翻了个白眼去看辽阔海面。

都不知道说什么好,金默默想,想说的话都堵在一起,他盯着闪着光的海面想,雷狮要是不说点我爱听的之后就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还有件重要的事……就说一遍。”雷狮悄悄去看对方神色。

“小鬼,要不要和我谈恋爱。”


耳机刚好又循环到之前的歌。舒缓声音好像一瞬间变大,金愣住,觉得自己好像没听清。


“啧。不愿意就算了啊。”

“!!我没说话呢还!”

他去勾对方小指,弯着眼睛露出个笑来,眼睛里都是雷狮倒影。

“好啊。”


————Fin


看潮起潮落,

有人相爱,

有人夜里开车看海。

瑞金/SALAD DAYS

⚠️部分人物PTSD/角色死亡。

*旧文修改补档。


SUMMARY:“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为心动。”


——————————



01./校园

凹凸市的初春跟冬天没什么区别,最多就是太阳比冬天出的勤快些,但风也照样张牙舞爪的往脸上抓。照样也得裹着一层稍微薄一点的羽绒服。


少年坐在最后一排,靠在椅子上没忍住打了个哈欠,刚刚从窗户缝隙中突然吹来的风钻进他衣袖里才让他精神了一点。


“金同学,你来背诵一下文化对人们影响的表现。”


金愣了几秒,连忙站起来,又用眼神向着同桌紫堂幻求救,对方悄悄将对应的地方放到他余光能看见的地方,金就开始半瞟半背的回答:


“1.文化影响人们的交往行为和交往方……2文化影响人们的实践活动、认识活动和思维方式……影响不同思维方式的形成。”


而下课铃声如愿到达,老师也难得的没有拖堂,喊了一声下课后,前脚刚走班主任后脚又来。


所有人都在哀嚎着,而班主任充耳不闻:“同学们,你们体育老师的老婆生了,所以下节课呢上自习。”


“顺便告诉各位一个好消息,晚上学校要停电,晚自习各位就不用上了。”


平日里调皮的痞里痞气的吹了声口哨欢笑,学霸们只是平静的继续做着手头的资料,还有的开始收拾起来——虽然还有下节自习课——金开始翻起了桌箱询问着好友:“诶,紫堂,你有没有看见我的作业本?”


“在你桌子上,金,你该好好收拾一下你的桌面了。”紫堂幻推了推眼镜,还是帮他将被夹在一堆书中,连边都被压出了一个三角形褶皱的作业本抽出来。


上课铃声响起来,前桌的凯莉往后靠了靠,趁着现在的“混乱”压低声音笑道:“金,下课准备干嘛?”


“跟格瑞去图书馆?或者回家?”


“好吧,我还以为你会去复查?”凯莉对于意料之中的事情没多大反应,假装惊讶的话使金不由得笑笑:“我猜你要去,只不过想让我跟你一起去?”


“bingo~”凯莉眨了眨眼,转过脸去:“上课。”


金环绕了周围一圈,绝大多数人都掏出了MP3来听,也许是听英语听力,再或者听音乐?他转着笔,往旁边的同桌的MP3看了一眼——“BBC起步英语”——不愧是你啊紫堂。


金也拿出来了他的MP3,戴上耳机后开始做自己的英语作业。


耳机里放的是莎士比亚的有声书,少年静心看着自己的题目,分了些心思出来辨认是哪一本。


《安东尼与克里奥佩特拉》。他想着,把卷子翻到最后一面,决定开始写他就差最后一段的作文。



02.

“金,醒醒……金。”


金抖了一下,下意识的就向后靠着,然后看清了眼前的人——“格瑞!”


耳机还带在他耳朵里,这可真难得,他想着眨了眨自己蓝色的眼睛,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下课了吗?我睡着了啊抱歉……”


“放学了。”少年白色的头发被发带扎起来,平日里淡漠的紫罗兰色眼难得的变柔软些:“已经快到饭点了。”


金迅速开始收起了书包,跟平日里一样开始唧唧喳喳的说起话——虽然格瑞偶尔才搭理一两句:“我想想啊我记得我睡着前写完了英语卷子?那就差政史语要背的课文了,啊还有几张数学化学和物理……”


上扬的嘴角迅速拉了下来,金哀嚎着整理书包看着格瑞帮他收拾桌面,像往日一样没个样子趴在对方身上抱怨,金跟着他走出教室门,不动声色的走到了格瑞的右边,将耳机的声音调大了点。


金戳着笔在试卷上无意识放空,头上突然的痛感让他下意识发出声哎哟,意识到这里是图书馆后又左顾右盼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放下心去。


“干什么突然打我啊!”


“发什么呆。”


“……嘿嘿,格瑞,教教我这道物理题嘛。”


最后两个人出了图书馆,金嘴里一边抱怨着理科对他这个文科生简直不友好,一边又在听着那本不知道讲到哪里的小说。


“My salad days.”金跟着耳机里的声音轻声念着,格瑞拉住他衣领示意是红灯,接过后面的话。


“When I was green in judgment:cold in blood......”


“我不会。”金听这话愣了一下,他疑惑的看向格瑞,对方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牵住他的手,将他往自己的身边拉了一下:


“……笨蛋。”


什么啊。金悄悄撇撇嘴,思绪又继续往远处飞。过几天是不是要去看看姐姐?


金转过脸去看路边的野花和草,又打了个哈欠,不禁往格瑞身边又靠了靠想着。


格瑞的手好暖和啊。



2.5

金发少年站在阳台上吹着风,抬头入眼便是满天的星星,还有被簇拥着的一弯月亮。


他眯了眯眼睛,身后传来轻轻的一声喵,黑猫就借着一边的桌子跳上了少年的肩膀,蹭了蹭他。


“银今天应该没有欺负别的猫?”金挠了挠他的下巴,被蹭的痒痒的不禁笑起来,对方只是甩甩尾巴,那双跟他一样的蓝眼睛里带着些不满,叫了一声就趴在了他怀里。


“好了你没有,我冤枉你了,明天要带你的红色美瞳吗?”银摇摇头,金轻轻抚摸着它的毛,将他抱回他的猫窝,便躺床上了。顺手将灯关了,便盯着未关的窗帘外的高楼、灯、月亮,一语不发。


“……晚安。”



03.

高三确实忙碌,心理上的忙,物理上的忙。


心理上,你不仅要承担着老师天天催命似的让你收作业交作业发作业,跟作业还没写完的同学疯狂催促,同时卡着点交给老师。


物理上,还要疯狂的开始做作业做练习册抽出时间来背单词/句子/知识点/公式。


金:我觉得我可以把英语课代表这个职位辞了。


“我giao……啊啊啊快快快班长大人帮帮忙快催一下!!!!”


班长无奈摊开手,表示自己会帮忙交给老师后,金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


凯莉将糖纸剥开,咔吧咔吧咬断后将糖棍丢掉,咬碎的糖含在嘴里,冷漠的看了一眼快被逼疯——其实应该已经离疯了不远——的金,不动声色的伸手扯了扯他右手的袖子。


“盖好。”凯莉指了指,金反应过来笑了笑:“谢谢啊。”


紫堂幻请了假,现在又是下课时间,金拿着笔在纸上乱画着,画了挺多个圆圈以后又拿红笔继续在那些圆圈里面画,几分钟后凯莉回过来看他,挑眉点评道:“平常人的画圈圈跟你这个比起来……你像是新一代梵高。”


“我就是画几个圈圈,”金无奈的停下笔,“你总不能要求我画成达芬奇那样吧。”


化学老师卡着点进到了班级,金戳了戳对方的衣服,趁着上课铃还没结束悄声说了几句,对方会意,比了个OK后又转了过去。


金随意的把书翻到对应的那一页后,心不在焉地托着下巴,往窗外看。


有几只鸟停在了窗边,几秒后又扑腾着翅膀飞走,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雨滴印子还残留着——打扫卫生的人肯定没认真把窗子也抹了。


金一边走神一边记着化学老师板书内容,突然就想起了格瑞。


格瑞是怎么学好的理科哇。他抬头看了一眼黑板,随手写着东西,然后又飘到了格瑞身上。


金手一顿,有些烦躁。


他低头看了一眼在纸上写的东西,又苦笑了一下,将自己的右手手腕露出来。


【6HF+SiO2=H2SiF6+2H2O.】*


他手腕上满是割痕。



04.

[格瑞喜欢金,谁都知道。]


金也喜欢格瑞,只有金自己知道。


金坐在墓碑前喝着果汁,将买的小白花放到墓碑前,然后伸手从包里拿出来另一瓶果汁倒在土里。


做完这一切,他只是托着下巴茫然的笑,伸手戳戳上面的照片。照片里的女孩有一头长长的金发和一双跟少年一样的蓝眼,笑的温暖。


“姐姐。”金抿着嘴,喊完这一声又继续沉默。


凯莉应该会像以前一样帮我打好掩护吧,金想了想,坐在地上,捞开他衣袖,浅细的伤痕都在白净的手臂上。


他抚摸着照片中女孩的笑脸,前言不搭后语的开始说起他的生活,少年说起他的猫,他的学习,他的生活,他的一切,当他说出“格瑞”两个字的时候,又露出很温柔的笑。


“……姐姐。我想你了。但就到这里了,好像还有课……呜哇!我没有逃课!找凯莉说过拜托请假了!”


金拍拍有些灰尘的裤子,收拾好东西对着墓碑弯着眼睛笑,他抬头看了一眼天,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困了,靠着云便藏下半个身子开始小睡,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鲜红。


“很耀眼,不是吗。”


“我明年来看你?快要高考了。”


“你喜欢哪来着……啊,上海,那我就去考上海那边吧。”


“——再见,我跟格瑞生活的很好,姐姐。”


金哼着歌往学校方向走,走到校门口就看见了熟悉的人站着,他脚步一僵,带着些心虚招了招手,嘴角上扬露出一个阳光开朗的笑:


“……格瑞!我们回家吧!”


“去看过秋姐了。”


“嗯……”


“回家吧。”


格瑞像以前一样牵起他的手,金挣扎两下未果,忽略了心底那点不一样的感觉,轻问:“格瑞,你会不会离开我啊。”


“不会。”格瑞给出了一个笃定的答案,又看了他一眼:“今天落下的课我给你补。”


“——好嘞!”金嘻嘻笑着,又开始叽叽喳喳:“今天天好美啊,应该带着相机的,把他照下来才对。”


银发少年往后看了一眼,影子被拉的老长,他悄悄往对方旁边走进了些又向后看——两个人的影子合在一起,他满意的放慢了脚步,嘴角边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Salad days.”

——我少不更事的时期。



05./成年

金打着哈欠从卫生间出来,格瑞早穿好了衣服等着他,金发少年由于刚睡醒,迷迷糊糊的还没缓过来,蓝眼蒙着一层雾。有些讶异的看着对方。


“还不走吗。”对方问他。


“啊……马上就来!”


他将手链带好,从衣柜里拽出来一件卫衣和一条黑色运动裤,又把那条跟格瑞一样的发带拿出来,却缠在手上。


“发带不是那样用的……”


“我知道嘛,嘿嘿。”


金检查了一下随身物品,拿好门钥匙出了门,关门的手顿了一下,往里看去。


格瑞在外面。


“我们要去一趟花店拿花,”金坐上了驾驶位拿出手机摆弄着,拉上安全带后又放起了音乐——准确来说还是莎士比亚的有声小说——“《罗密欧与朱丽叶》,老实说……我不是很喜欢。”


金眯着眼笑了笑,一边开着车一边和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你怎么满脸的懊恼即使是坏消息,你也应该装着笑容说;如果是好消息,你就不该用这副难看的面孔奏出美妙的音乐来。”*


他开了窗,风刮过来发出乎乎的声音,太阳散发出来的温暖就着冷意一起进入车里,吹着金的头发。


二十几岁的男人附和着车载“音乐”,声音轻的飘散在风里。


06.


花店旁边有一家奶茶店。


花店老板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大概二十岁的样子,见她在包花金便退出门口往旁边看了一眼。


这两家生意倒还都很好。


小姑娘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笑,往隔壁指了指:“你要不要先去买一杯奶茶喝?我的小姐姐是老板噢。”


“是爱人吗?”金讶异的问道,小姑娘脸有些红,眼里都是笑意的点点头,金了然于心,也回了一个笑,还是摇摇头拒绝:“不了,人太多了,下次来的时候回去买一杯的。”


老板也包好了花递给他,金弯了弯眼睛,蓝色的眼里满是真诚:“百年好合啊。”


格瑞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位,金弯腰上了车,将花递给格瑞后好心情的哼着歌,开上了高速公路。


“那个花店老板和奶茶店老板是爱人诶希望她们两个能幸福下去……”


说完这一句后归为沉默,金开着车而脑子里是他的学生时代。


车上放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换成了他最爱的《安东尼与克丽奥佩特拉》。


——安东尼的爱情至上是个悲剧。


——而他连藏于年少时的那份爱都无法说出口。


金吸了吸鼻子,以前那种没来由的难过又浮上心头。


他何尝不是个悲剧人物。


07.


他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啊,有点无聊了,到底要做什么的迷茫情绪。


姐姐死后?或者更早?


大概是初三还是初二,忘了。


少年依然是深爱着这个世界。但他丢掉了“意义”。


“向死而生。”


但那终究要面对生活,甚至于积极的生活。


姐姐是怎么死的。金垂着眼,看上去心不在焉又困,但其实他很清醒。


——他清醒的知道格瑞也死在了他高三那一年。


“好好开车。”


金猛然抬眼看向副驾驶,只有他的花在那里安静的坐着,没有格瑞。


他看向前方,刹车在了最后一个分岔路口的前面。


他往后看,后面连车都没有。


他脱了力一般跌坐在驾驶位上,眼前的事物都便得模糊不清,雾蒙蒙的一片。


金用力的握着方向盘,抹着眼泪继续开着车,凭着记忆开。


“……”金索性低声骂了一句,自暴自弃的觉得干脆直接撞断护栏开下去好了。


花随着他突然的开车的惯性晃动了一下,他看过去,吸了吸鼻子。


有声小说还在放着,金突然笑了出来,眼睛弯着,所有世间景色都映在他蓝色眼睛里。


——算了。


他想着,花还没送,奶茶店也还没来得及去排队呢。


就连那两个开车撞了自己姐姐和格瑞的肇事逃逸人都还没来得及查出来。凭什么草草了事。


“不然我这法学不是白报了吗。”



—尾声

“金——快点来!你好慢啊!”

女人的声音比年少时的变了不少,至少变得比以前稍微柔和得多,她和另一个紫发男人站在一起,朝他挥挥手。


“——我来了!凯莉别催了!”

“有什么要说的搞快点,本小姐可等不起你——”

“哈哈凯莉……金,我们待会去哪!”

“等一下——!”


金小心翼翼将两束花放在墓碑前,从衣袋中拿出一封信,将他埋入格瑞墓碑前的土中。


他迎着风跑向自己的朋友们,紫堂幻有意想问他放了什么,但没开口,金笑着伸了个懒腰:“没放什么,一封信。”


他揽过凯莉和紫堂幻的肩膀,凯莉把他扒拉下来,推着金的肩膀说自己要吃什么让他请客。

“哈哈好……”


金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踏进阳光里,悄悄侧过头去看墓碑方向。


他想了想信上内容,悄悄张嘴轻声念出来,声音都散在风里。

“——Good bye……My salad days.”


还有啊,那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达的我爱你。



——————

补档,不好意思打tag了,以前的内容都没脸看。*基本都是表达爱的。